關於部落格
翠菊有約---誠邀我的學生和好友進入這心靈小語區,共享悲喜.
  • 231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固執的拾荒者(鄧蓓)

正值秋季,落葉肆無忌憚地飄著,阿祥旺頭頂的漁夫帽上“坐”著兩片剛吹落的黃葉,但垂頭喪氣的他並沒作太多理會,任由樹葉自由地飛舞.順著落葉飄去的方向前行,在路的盡頭處,終於看到了那個舊得可憐,亂七八糟的大型垃圾箱,表面的藍色油漆已被灰塵和泥土罩住,變成灰褐色的.阿祥旺心想:幸好這裡偏僻,沒甚麼人來,政府也來不及改建,髒些也無所謂啦.於是便再一次伸出右手,用工具可始挖掘“寶藏”.他堅信拾荒者的工作能造福於社會,但他似乎忘記社會的發展,城市的建設已不需要自己來拾荒了.

低頭撿著易開罐,順序排好,再一個個踩扁放入肩掛的破舊背袋.孤獨的背影,蹣跚的身軀,堅持地工作著.從上到下翻了數遍,已找不到別的,不死心的阿祥旺背起背袋,收好工具,朝一下站前進.

背袋的重量壓斜了他的肩,步伐略顯吃力,秋風吹起他花白的頭髮,差點遮住他的眼睛.他雙手都拿著東西,無暇撥弄鬢絲,便頭微微向上一仰,不至於令頭髮擋住自己的視線.穿過街頭巷尾,仍不見遺漏改建的垃圾箱,不快地嘆了口氣.阿祥旺想起兒子的話語:“爸,你這是幹嘛?沒事做也不用走去撿垃圾呀!”沒錯,他知道兒子是為自己好,不過他也奇怪為何時下的年青人總是不瞭解老人的心情,不是自己倔強,而是真的想繼續為社會做點事情.人老了,沒能力了,做不了大事,可小事還是有能力的.“難道我就真的那麼沒用嗎?”阿祥旺站在路口,無視路人的目光,放下背袋,打算歇歇腳.

倚靠著紅綠燈柱,從褲袋裏抽出手帕,抹乾面上的汗水,他咧著嘴喘氣.此時,那兩片黃葉順著風吹的方向滑落,掉在路邊,和馬路兩旁堆積的葉子們混在一起,時不時伴飛馳而過的汽車跳跳舞.

歇夠了,準備再起程,阿祥旺把手帕塞回褲袋,彎腰拾起背袋,於肩上掛好.剛邁入六十歲的他,背也微跎了,粗糙的隻手佈滿老繭,但臉上的皺紋卻無法掩飾慈祥的笑容,他的內心仍具備年輕時的那股衝勁和堅毅,不向任何困難低頭.心裏估量著該往何處去,是回家還是繼續找尋,心不在焉的他忘記等待轉燈便向斑馬線走去.接下來的事,便不用再提了……

那頂漁夫帽永遠地攤在黃葉中,而阿祥旺找尋的身影也沒有再出現於大街小巷,落葉飄下的地方.沒多久後,街上再難看見有拾荒者們的行踪了.

鄧蓓 
寫於2007124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